笔趣阁 > 精品 > 不眠的風與程寶 > 不眠的風與程寶3.1+2
    發文時間:   12/16   2011
    3-0
    「寶寶你…」程厲風看著那壓在自己身上的傢伙,突然想到血族是否會作夢這個討論,他的愛人突然體悟到博拉圖的戀愛不是完整的愛戀,真好。
    今天以前,程厲風不敢想像對方有這方面的回應。
    這幾百年來,兩人的關係在這一瞬間有了實質的大突破,程寶的過去一直拒絕作到最後一刻,他心情不好的時候,更是任性的可恨。
    他想,就算這是一個夢,就算這是砒霜,他也甘之如飴。
    「哼,我要親自管教你──」原本帶著懲罰意味的動作,因為對方的凝視,程寶突然間有些羞澀起來。
    「管教這個字眼不是這樣用的…」
    程厲風懷疑自己的幼兒教育出了問題。
    「囉嗦!」
    程寶漲紅了臉,隨後又像是想到甚麼、氣壯起來,興奮又惡狠狠的對這個古板嚴肅的男人說:「你!手抬起來。」
    「……」程厲風的眼睛湧動著暗紅。
    程寶在玩火,也在挑戰權威與極限,他身下的男人擁有比他多得多的力量,但程寶知道,男人不會用暴力推開他。
    因為他想、程厲風愛他,不,這麼說褻瀆了,那是種超越愛情色相的情感,而且,他確實地抓住了對方的把柄。
    他掌下的肉根硬而發燙,彷彿突突的跳動,頭部帶著一點暗紅色的血光,莖部上兇狠且蘊藏力量的紋理,彷彿一個等待他拆開的禮物。
    程寶輕輕的括搔著那個肉柱的頂端,隨著肉柱在他手中越變越大,他忍不住吞吞口水,全身的神經都緊繃的感覺到過電般的刺激。
    「唔…..」
    此時程厲風也不好過,他暈眩的想,這孩子的學習能力很好,遵循著他過去求歡的動作,而且作得幾乎一樣。但他過去從未作到最後一步.......
    好險這孩子把他的手綁住了,不然看著對方嫣紅的唇吞吐著自己的碩大,他一定會……
    程厲風默默的看著這孩子忙碌的把他的手綁在床上。有點明白了。
    程寶火上澆油,還低下頭吻了一下他的眼睛,調笑說:「喲~~真乖。」
    這孩子哪裡學來的這種流氓語氣.......
    「寶寶,別玩了。」程厲風除了無奈還是無奈。
    當然,他知道這不是在作夢,因為對方徒具形式的模仿動作仍然欠缺一點實質的技巧,他的性器在程寶的嘴中變得更加疼痛!
    程厲風肩膀的肌肉繃緊,他必須握著雙手才能避免自己那洶湧著要把對方撕碎的慾望。
    這少年板著臉說著命令的話語,又可愛又可恨的樣子。
    程寶得意洋洋的、含著他的肉根一邊說著可愛的話語:「怎麼啊?快一點配合我。你不是要吃我嗎?」
    程厲風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
    他說:「這個、寶寶你會嗎?」
    他萬分的懷疑這小傢伙的實際執行能力,尤其是對方已經舔了他的胸口有十幾分鐘了。
    「怎麼不會?」是人都討厭被人說不會不行的。
    少年有些生氣,用尖尖的牙齒咬了程厲風胸口暗色的乳頭,滿意的聽見男人嘴裡發出「唔」的一聲悶哼。
    「哼,我不是在吃你了嗎?」程寶自認作這件事情,像吃一塊蛋糕一樣。
    他吃過無數的蛋糕,他最愛的是楓糖口味的起司,就像程厲風身上的味道。
    「吃…我…」
    程厲風看著小傢伙的動作無語。
    對方還理直氣壯的說:
    「我在找最好吃的地方。」
    「…」
    程寶自認「吃」這不是個問題。在這個方面,程寶已經作過無數次的春夢,像現在這樣,騎在男人魁梧的身上,一切節奏都掌握在他的手中,短暫的,他握有主權。
    「可以商量一件事情嗎?寶寶…」沙啞的聲音透露著壓抑。
    程寶正玩得樂不可支,立即阻止他說:「別動!」
    程厲風無奈的看著小獸在他胸口磨牙,實在想直接想把這傢伙就地正法了:「好、好,我不動了!」
    「你是我的!你要管好你自己。」程寶白皙的臉蛋上透著紅暈,對方像是他的紙飛機,有綁繩子的那種─他喜歡情況在掌握之中。
    不過對於長期飢餓的肉食動物來說,要攀上慾望的滿足點,不是這一點點肉末就可以滿足的。
    很快的,程寶就知道程厲風的看法正確。不眠的風與程寶3(續)
    發文時間:   12/17   2011
    3-1
    「嗯,不要了,….」鋪著淡色被褥的大床上,男人沉默的喘息,摟著少年依據著本能,坐著原始的律動。
    可是這樣的動作中,有一種違和感,無法到達頂端。
    少年發出咿啊、啊,啊,甜膩的呼聲,一邊意圖指揮著男人的動作,偶爾輕輕吸吮對方的頸子,帶著嬌憨的語氣說:「唉,不...快..!」
    未竟的語意,究竟是快還是慢?程厲風暗紅的眼睛,是燃燒的火焰,他的吻落在少年的額頭與面頰上,一邊說著下流的話語:「腿分開點」少年的身軀柔軟易折,可以隨意的捏弄成他想要的任何樣子...
    與程厲風輕柔的吸吮不同,他的下身動作粗暴,帶起相連接的甜蜜苦痛,利刃猛烈的戳刺著那兩片臀瓣中的穴口,發出一連串交合的嗤嗤水聲,一些白濁的液體從擠壓的瞬間溢出顫抖著的縐褶。
    那雞蛋大的頭部撐開狹小的通道,程厲風一瞬也不瞬的凝視著,說:「很好看,...這裡的顏色,是淡褐色的。」
    「你...,別說了...」
    「現在緊緊的咬著我,...又動了起來。」
    「啊──」程寶呻吟著,小臉上透著飲酒般的微醺。
    這模樣引得程厲風低聲的詢問:「真的,這麼舒服?」
    「不然,你...來試試看啊?」程寶感覺自己要被灼傷,語帶埋怨的說,又像是撒嬌。
    蜜色與白皙的兩個軀體永不休止的交纏,而後,不知道過了多久,少年迷濛帶淚的眼角被男人輕輕吻著,「咕啾」那肉刃帶著黏液緩緩的停泊在少年的微微顫抖的臀間。
    他聽見男人似是痛苦與低喃著說著情話:「啊,我該拿你怎麼辦呢?我是這樣的,但你永遠像個孩子一樣....」他尖銳的牙齒隱藏在唇間,每每親吻對方就感覺到一種無法抵達慾望終點的苦痛。
    「才...不...是!」程寶破碎的反駁被更多的動作貫穿。更多不可置信的行動在這個交構的過程中,醞釀著。
    「這樣脆弱的樣子。果然只有我可以看到。」程厲風強硬的在所屬的領土上留下痕跡,滿意的感受到程寶全身都是他的味道。
    程厲風是滿足的,可是,卻刻意忽略他的尖牙還渴望著的鮮血。
    少年像是無助的羔羊,無法滿足魔鬼。程寶的面上布著紅暈與淚水,這樣無助...的被攻陷。
    男人垂下頭,傾聽著兩人無心跳的軀體碰撞的聲音,動作突然一滯。
    「你...」程厲風感到了頸部的鈍痛。
    程寶正攀附在他的頸間,兩人分開的時候,他舔舔嘴角流出的鮮血,一雙眼睛,如貓般閃閃發亮。
    接著程寶像是發表使用心得一樣,忍不住拉下男人的肩膀,又吸吮了一下,才輕聲感嘆的說:「最美味的,...這是我吃過最美味的。」
    「你啊才吃過多少東西。」
    程厲風啣著對方的頸子來回的吸吮,卻沒有啃咬的動作。
    「...我該拿你怎麼辦呢?」他遲遲不願意剝奪這個孩子未來的選擇機會,因為他是一個遵循血族法則的傢伙,他相信,兩人最親密的契約就是交換血液。
    他內心叫囂著,跟隨慾望,卻又害怕自己體內的怪物一旦釋放,將無法被滿足。
    「爸爸...」程寶感受到不安,困惑的看著對方,動作間絞緊了慾望,讓程厲風又嘆息著,吻了他的眼睛。
    「別動。」
    程寶推拒著,只是雙腿卻夾緊對方的腰,輕輕的喘息又引來對方更多溫柔的吻。
    男人嘆了一口氣,他做的時候一直很沉默,只有親吻不會停止這些,此刻他雋朗的眉挑起,將少年摟進懷裡,又靠在他耳邊說了幾句。
    「!」少年一瞬間耳根發燙,突然翻身坐在男人的腰上,凶狠的拍打著他的胸膛:「你別想..你這個…禽獸,你混蛋,這麼用力,啊!」少年抱怨的話語來不及說完,剛剛發洩過的秀氣弱點被對方掌握,噗地一聲響起,接著那柔軟的穴口又被撐得發漲。
    少年睜圓了眼睛,瞪向對方的俊臉,扁扁嘴,眼角又開始濕潤起來。
    下方粗大的陰莖深深撞擊著一下,那粗粗的毛髮便跟刷子一般在他的後穴騷刮著,少年不耐挑動的即將發出的呻吟,
    他感覺自己快被程厲風幹死了。
    又是數百下摩擦與穿刺,程寶只剩喘息與唔唔唔的單音,其餘被男子吞入口中。
    而胸口腫脹的惹人憐愛的紅花在空氣中微微抖著,淫糜的入口緊緊的箍著那莖身,吸附著,收縮,紫紅色的柱體則幾乎整根退出,反覆插入,在白皙的花璧間猛烈攻擊,直到那入口改造成屬於自己最適合的形狀。
    少年分泌的黏濁液體包裹著那尖尖的頂端,讓男人更方便入侵更加失控。
    直到滾燙的濃精無數次噴濺在內壁之上,留著淚的少年被澆灌著無處可逃,他感覺全身充塞著男子的氣息,他昏昏欲睡,除了股溝外已乾涸的,絲絲精液從那已被填滿的小口慢慢的溢出,帶起腥羶的氣息。
    男人幽深的眼看著,握著少年柔嫩的腰肢,退出他的體內,碩大的龜頭將乳白色的液體帶得相連而出,….
    「不要來了…」
    那突如其來的空洞,讓他慵懶的抬起腳踝磨蹭著對方,男人黑黑的眼睛說著情話,而後,他被轉過身體,胸膛貼著胸膛,聆聽著彼此交疊的心跳,微濕的頭髮纏繞,他呵呵的輕笑,半勃的的陽物再度撐開後面的入口埋入他柔軟的體內,他呻吟著,粉色的唇溼漉漉的。他將臉埋入對方胸膛。
    程厲風吸吮著他的耳朵,在他體內慢慢的漲大,像是寶劍回鞘,密不可分。
    程寶奉獻了一夜,直到日出時。
    程厲風修長的手指撫過那被蹂躪的斑痕遍佈的腿根。程寶閉著眼,竟然就這樣體內含著非連的性器睡去。
    只有微微發紅的臉頰讓他有羞澀的味道那不可思議的地方在對方退出的時候又恢復了原始的大小,那小小的穴口縐成一團,無法想像這是剛貪婪容納熾熱巨大的地方。
    看著程寶的臉,程厲風摸了好幾下,最後來到那白皙的頸間,又嘆了一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