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末世 > 九龙拉棺 > 第六百五十一章 老狐狸上套

第六百五十一章 老狐狸上套

    拿到生辰八字之后,安赞吉进行了反复的推算,随后写了一个新的生辰八字给我,“你按照这张生辰八字的要求去找人,越快越好。”

    我点头说,“你是想找一个和沈欣生辰八字契合的人,然后引出沈欣,上了另一个的身,然后再做法消除她的怨念吧?”

    安赞吉笑着点点头,“你都知道了还问我干嘛?其实这个办法并不难,难的是怎么找到和沈欣八字契合的家伙,这可能需要耗费点时间。”

    我苦笑道,“就算我们能找到这样的人,人家凭什么肯帮我们呢?”

    安赞吉摇头说,“这就不是我需要考虑的问题了,总之你什么时候把人带来,我就什么时候帮你搞定这块佛牌的麻烦,如果一直找不到的话,就只能永远用法坛镇压它了。”

    我思考了一下,看来只能让张强帮忙了,这老小子人头活络,应该会有办法。

    于是我将生辰八字上的要求编辑成短信发送给了张强,正要打电话说明原委,随之我的电话还未拨通出去,张强的电话已经打开了,“老弟,你干嘛发我的生辰八字啊,这东西可不能随便乱发?”

    我愣了一下,“什么你的生辰八字?”

    张强立刻说,“刚才那条短信不是你发过来的吗?上面写着我的生辰八字,我还想问问你打算干嘛呢?”

    听到这话,我顿时就懵了,隔了好久才一脸欣喜地回过神来,死死抓着手机问道,“老张,你确定了,上面是你的生辰八字?”

    张强骂了句神经病,随后语气不爽地说道,“你是不是有病,没事打听老子生辰八字干嘛,这是咱们最大的忌讳你不懂吗?”

    我憋着笑说,“老张,你真误会我了,相信我,这绝对是个巧合,我根本不知道你的生辰八字,这个生辰八字是根据另一个人的生日推算出来的。”

    张强也愣住了,自言自语似地说,“有这么巧的事,老弟你确定没骗我?”

    我哈哈大笑,摇头说怎么会呢,对了老张你在哪儿,我有重要的事想找你。张强嗅出风声不对,立刻谨慎了起来,“老弟,你找我干啥,不会想拉老子去配阴婚吧,你还没告诉我刚才的生辰八字是怎么回事呢?”

    我就知道这头老狐狸不会轻易上套,先是转了两圈眼珠子,随即不紧不慢地说,“那块邪牌你还打不打算要了?”

    张强立马说,“当然得要了,这可是绝版的佛牌,能卖不少钱!”

    我立刻说,“想要你就赶紧过来,迟了我就送人了啊。”

    说完我就撂下电话,一丝说话的机会也不给他留,见张强第二个电话打来,我索性直接关机了,凭我对这死奸商的了解,哪怕只是看在毛爷爷的份上他也会尽快赶来。

    我放下手机直乐,安赞吉见状便问我抽的什么风?我赶紧说道,“你别着急,人选已经找到了,最迟今天下午就来!”

    安赞吉诧异地说,“这么轻易就找到人了,我还以为少说也得十天半个月呢,你找的是谁?”

    我马上坏笑道,“你说巧不巧,你推算出来的生辰八字刚好是老张的。”

    安赞吉顿时瞪大眼睛,足足看了我半分钟,随即跟我一样坏笑了起来,语气揶揄道,“老张肯答应帮忙?”

    我嘿嘿笑着说,“他怎么可能答应,但我没把事情真相告诉他,只说他要是不来我就把佛牌送人了,等着吧,这老小子肯定在路上了。”

    安赞吉难得开了句玩笑说,“让这只老狐狸主动送上门,这可不容易,真期待他一会儿发现情况之后会是什么反应。”

    我也跟着笑了起来,大概等待了半小时,院外就传来张强砸门的声音了,“小叶,安赞吉,赶紧给老子开门,你们凭什么不经过我同意就把佛牌送人?”

    安赞吉努了下嘴说,“讨债的来了,想好怎么说了吗?”

    我点点头,径直把大门拉开,张强用力过猛一下子扑进来,差点摔了个大马趴,我赶紧笑着将人扶起来,开玩笑说,“老张,你别急,过年还早呢。”

    张强憋得脑门子通红,愤愤地瞪了我一眼,随即说道,“别打岔,佛牌呢?”

    我指了指大厅,张强推开我就小跑进去了,我向安赞吉使了个眼色,他心领神会,立刻坏笑着走进去,我则趁机给院门上了锁,将钥匙藏在自己身上。

    果然,张强进去不到两分钟就尖叫着跑出来了,“安赞吉你在开什么玩笑,主动请女大灵上身,这特么是人干的事吗?你随便找谁都行,反正我不干!”

    我用后背抵着大门,笑嘻嘻地看着跑出门外的张强,“老张,就当做好事积点德可不可以?”

    张强跳脚大骂道,“艹,原来你小子是在骗我,赶紧让开,我店里还一大堆生意要做。”

    我不紧不慢地说,“先不急,钱哪里赚得完?我觉得我们除了赚钱之外,更应该干点比较有意义的事,老张你说是不是?”

    张强怒气冲冲地说,“你要做善人就去做好了,干嘛非要拽上我?”

    我耐心劝说道,“老张,要是你不答应帮忙,这块佛牌就彻底毁了,我和安赞吉只能点上一把火把它烧掉,到时候不仅沈欣的阴灵不能得到超度,连你也会亏损一笔钱,这么好的邪牌你舍得让它被毁吗?”

    张强迟疑了一下,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追出门外的安赞吉,立刻气得老脸直哆嗦,咬着牙说,“感情你们早把套设好了,就等着老子过来钻?”

    我坏笑道,“话不能这么说,其实我们也没料到事情这么凑巧,老张,这次只好暂时委屈你了,放心,我和安赞吉一定会保证你安全,万一你不幸牺牲了也别怕,我会帮你好好照顾嫂子的。”

    “你特么……”张强气得脸皮涨青,恨不得冲上来撕烂我的嘴,我赶紧躲开,随即正色道,“好了,玩笑开够了,老张你自己拿主意吧,我也不会真逼你做什么,要么你留下来,帮助我们超度阴灵,要么你现在就走,我和安赞吉迫于无奈只好将邪牌烧掉,这样做虽然损失一笔钱,但总好过邪牌继续造孽,两条路你自己选吧。”

    张强反倒犹豫了起来,小心翼翼地看着我和安赞吉说,“让阴灵附体可不是小事,尤其是邪牌里的大姐这么凶,你们有几成把握?”

    我一脸严肃地点头说,“我和安赞吉练手,应该有八成把握,老张你再好好考虑一下,这件事的确存在一定风险……”

    “别说了!”张强一脸愤怒地打断我,即好气又好笑地说,“早知道摊上你准没好事,我同意你们的计划,但是超度法事一旦出了什么问题,你和安赞吉必须全力保住我!”